“晚餐吃什么?”我丈夫问。

“没有。没什么!”我有些不耐烦和沮丧地扑出。

我丈夫在电话的另一端发出了笑声。我不知道该笑还是哭。

所以我问他:“我今天什么时候有时间考虑晚餐?”

你看,我们第二天早上就要去度假了。我整天大部分时间都走了。谁需要晚餐?我们要打包好行李,要绑好宽松的一端,要整理好房子,这样我们才不会再陷入混乱。我很累,我的注意力集中在手头上的繁重工作上。